我的中国梦

  当长城的荒草萋萋蔓延出百年的孤独,当圆明园的断壁残垣裂开出历史的伤口,当故宫的玉砌雕梁诉说着往日的荣光,内心总有一种浓郁的辛酸蔓延开来。那是一段没人愿意提起的历史,但那又是一段不得不说的历史。

  当鸦片战争击破“天朝上国”的迷梦,当西方的炮火在我们的土地上炸响,当中华民族面对“千年未有之变局”,“千年未有之强敌”,从那时起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中国梦,一个中国复兴、民族富强的中国梦。百年时光匆匆而过,经历多舛的中国重新站在世人的面前,世人惊呼“那条东方巨龙苏醒了!”可仅仅这样就够了吗?或者说,那个百年之前国人的中国梦实现了吗?不,当然不,这还远远不够。

  一个真正强大的巨人,不应该仅仅有一个魁梧的身体,其内在的机理更应该是健康的。我们不仅仅要看到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已崭露头角,更应该看到中国本身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

  我们不应该仅仅看到城市孩子明媚的笑脸,我们更应该看到山区孩子教室里那破旧的桌椅,应该看到他们低矮的屋舍,应该看到他们清澈的眼中对于教育深深的渴求。当他们为得到一本书而欢呼雀跃,当他们弱小的身躯在灶间忙上忙下,当他们看着外出打工的父母的照片默默流泪,可有人告诉他们此时此刻,城里孩子正坐着飞机旅游。为何相同的年龄,却有这么大的区别?为何同在一片蓝天下,却不能同样享受教育的辉光?

  我们不应该仅仅看到写字楼里白领金领们潇洒的身姿,我们更应该看到烈日下农民工兄弟正在挥汗如雨,应该看到他们那简单的不成样子的一日三餐,应该看到他们索求工资失败后的无助与泪水。当他们辛劳一天满身尘埃看到公交上的空座位畏畏缩缩不敢坐下,当他们满身疲惫来到饭馆却看到“农民工不得入内”的牌子,当他们辛劳一年来到商场准备为家中妻儿挑选礼物却遭受售货员的白眼时,可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当与那些所谓的城里人享有同样的权利。为何同样为这座城市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却享受不到同样的权利?为何他们憨厚的笑容换来的只是一个个冷漠的白眼?

  那个中国梦,我觉得不应该仅仅只有国家强大这一种含义,它应该有更多更深刻的含义,更多更真切的表达。

  我有一个中国梦,我梦想有一天,山区的孩子能与城里的孩子同样沐浴在教育的辉光下,山区的孩子能坐在明亮的教室里,绽放出与城里孩子同样的笑脸!

  我有一个中国梦,我梦想有一天,农民工兄弟们能够与白领金领们紧挨同坐,那时,没有傲慢与偏见,没有畏缩与自卑,大家相顾而笑,共叙兄弟情谊!

  我有一个中国梦,我梦想有一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巨人,那时,山区孩子与城市孩子,农民工兄弟与白领金领们,所有不同地方不同职业的人们都牵起手来,那时,我们所有中国人将众志成城,铁板一块,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那时的中国必将屹立于世界之林,那时,沉睡百年的东方巨龙必将苏醒翱翔。


编辑:冯文波     责任编辑:冯文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