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相朝:探寻学科交叉的创新魅力

毛相朝教授(右二)和学生在一起交流

  给我一个舞台,还你一份精彩。用这句话来形容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毛相朝教授加盟中国海洋大学五年来的成长之路,既真实,又贴切。五年前,初入海大,他曾因在科研上找不到与海洋学科的结合点而迷茫、困惑;五年后,他不仅实现了生化工程技术和海洋生物资源开发的学科交叉,建立了海洋生化工程研究方向,还在这一领域不断演绎创造着精彩与惊喜。仔细梳理这位“80后”青年学者的成长之路,他的成才是内在动力和外界环境的完美结合。

  1981年6月,毛相朝出生在青岛即墨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自小喜欢读书,父母也竭尽所能为他创造良好的学习条件。1999年考大学时,正值“计算机热”大行其道,毛相朝第一志愿报考了山东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因4分之差没能如愿,被调剂到了生命科学学院新成立的生物制药工程专业。山大四年,本着“认真对待每一件事,真诚对待每一个人”的人生信条,毛相朝通过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不仅在专业学习和社会实践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且在山东大学微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参加科研训练的经历让他喜欢上了生物工程领域的科学研究工作。2003年大学毕业时,获得研究生推荐免试资格的毛相朝,怀着对生物工程研究的憧憬选择了到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反应器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跟随我国生物化工领域知名专家魏东芝教授攻读硕博连读研究生。

  在上海学习的五年间,实验室良好的科研条件和浓厚的学术氛围,加之导师也敢于放手让学生去自由探索和发挥,毛相朝的科研技能和水平得以快速提升。这期间,他还有幸前往上海交通大学邓子新院士领衔的微生物代谢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事合作研究。两位导师的谆谆教导和两所实验室的文化熏陶,使其具备了一名青年科研工作者应有的素质。

  2007年父亲因病去世,承受巨大悲痛的毛相朝婉拒了导师想把他留在华东理工大学的提议,决定博士毕业后回青岛工作。“作为家里的独生子,我首先想到的是回家乡工作,方便照顾母亲和年迈的奶奶。”毛相朝说。在为不能把优秀的学生留在身边感到惋惜的同时,魏东芝教授更为毛相朝以亲情为重的孝心感动,他支持学生的决定。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又打开了一扇窗。2007年6月,魏东芝教授受中科院的邀请,前往青岛筹建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工作了,而且还是去你的家乡。”毛相朝依然记得导师与他分享这一消息的喜悦。

  经过一番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后,2009年,当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步入正轨之时,魏东芝教授因工作需要调离青岛,返回华东理工大学,他的学生毛相朝为了照顾家庭选择留在了青岛,开始独立面对科研路上的风雨。“这么多年习惯了大学的生活,也十分向往大学的科研环境和人文气息,有机会还是想回到大学去工作。”毛相朝说。

  当时正赶上中国海洋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招聘生物工程方面的人才。毛相朝如愿以偿,于2010年伊始走进了这所和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大学,他的办公地点却是在鱼山校区。

  初进海大的那段日子,毛相朝的内心是复杂的。一方面是到高校工作的愿望实现后的喜悦,另一方面是找不准自己未来科研方向的迷茫。“当时我列了五六个科研题目去和林洪书记、薛长湖院长交流,但都被一一否定,他们说我的想法从科学研究角度看是很好,但没有海洋和水产的特色,不能融入学院的主流学科。”这期间,两位教授也不厌其烦的与毛相朝讨论,在交叉学科的交流中不断碰撞出思想的火花,从而使毛相朝更加坚信自己的生化工程技术在开发海洋生物资源领域肯定大有可为,但具体做什么、怎么做,还有待他的探索与挖掘。

  那段时间毛相朝在青岛市区没有住房,爱人又在即墨工作,一家三口与老人共同居住在即墨,他每天都在即墨和鱼山校区之间疲于奔波,每天有三个多小时时间浪费在路上。后来,他为了能够节省出时间用以补习海洋、水产学科的知识,经常在学校加班至深夜,回不了家就住到学生宿舍。这样一来虽然工作效率提高了,但是陪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那段时间他也经常为自己难以尽到家庭的责任而自责和愧疚。

  功夫不负有心人,伴随着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海洋、水产学科的文献阅读当中,以及与学院老教授们的多次交流讨论,使得毛相朝渐渐地找到了能够与学院主流学科相结合的研究方向。他也清楚地认识到作为应用导向的水产品加工学科,应更贴近生产一线,在林洪教授的引荐下,毛相朝成为泰祥集团的博士后。“当时很多人不理解,都在高校工作了,怎么还去做一个企业的博士后。我需要的是务实,我在乎的是在和企业的接触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并最终探索自己的生化工程技术在海洋水产品加工领域的用武之地。”毛相朝说,在一边补充水产科学知识,一边跑企业的过程中,他进入海大后的第一个科研课题慢慢做了起来。

  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80后”青年学者,在科研起步阶段,他面临的不仅仅是科研方向对接的困难,还有人力的匮乏、设备的不足、平台的欠缺。面对这些困难,毛相朝再一次感受到了学院和学校对青年教师的关怀与扶持。“当时林洪教授和薛长湖教授从研究生、科研经费和实验设备等多方面给予了支持。薛长湖教授还从自己的科研经费里挤出资金来支持我购买必要的科研设备。”在学校和学院的支持下,目前毛相朝成功建立了以微生物和酶为工具,以海洋生物资源为研究对象,应用生物催化、生物转化和发酵工程等生化工程技术开发高端海洋食品的海洋生化工程方向,而且逐渐成为了水产品加工与贮藏工程国家重点学科的重要分支方向。2011年,他成功入选学校的“青年英才工程”岗位,这为他参加学术交流、承担课题、招收研究生等都创造了很好的机会,也进一步坚定了他的科研信心。五年多来,毛相朝在海洋生化工程研究领域取得了多项创新性成果,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南海专项1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项目3项以及其他课题10余项,发表SCI收录论文20余篇,申请发明专利19项,已授权8项。

  毛相朝刚到海大不久,适逢2009级生物工程班的班主任工作调动,学院安排他接替,他欣然接受。毛相朝说,自己是1999年上大学,11年后,给2009级的学生当班主任,这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缘分,他总是以兄长的角色面对他们。那段时间,毛相朝正好经常住在学生宿舍,和学生交流起来非常方便,晚上在六二楼加完班,回到宿舍,同学们总是围着他询问专业前景和发展方向。每当这时,毛相朝都会耐心的给予解释,坚定同学们的专业信心,让他们更加热爱自己的专业。“我的理想是把他们培养成生物工程行业的顶梁柱、领军人才,再过10年、20年成为这个领域的中坚力量。也有人反对我,说我是家长式管理,强迫学生搞科研。”毛相朝笑着说。在班级管理上,毛相朝采用“化被动为主动”的方法,让学生自行安排时间与他主动进行交流,“这种方法与老师通知学生去办公室的传统方式相比,可能会大大减少学生的心理负担,更易于他们敞开心扉。当然还要注重方式方法,让他们喜欢和我交流。为此,研究生经常说我对学弟学妹偏心。”三年的班主任工作,毛相朝和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学生每次来青岛,都会特意来学校看望毛老师,还会把自己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和遇到的困难与老师分享和探讨。

  初登讲台之时,毛相朝主讲的是《生化工程》,属于生物工程专业的核心课程,虽然他研究生期间的专业方向就是这一领域,但是为了讲好这门课,他还是下足了功夫,用他的话说“要让听课的学生有尽可能多的收获”。第一年讲授这门课的时候,如果第二天有课,头一天晚上他肯定不回家,在办公室备课到关门,做好PPT,反复演练,第二天早晨5点起床,再试讲一遍。经过五年的讲授,毛相朝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讲课风格和教学理念,这期间也经常向经验丰富的老师学习新的教学方法,并倾听同学们的心声。比如,为了让同学们集中注意力,提高听课效率,毛相朝给每一位同学发一张听课记录表,让同学们把重要的知识点和听课的感受写下来。课下他会就讲课的效果与同学们及时沟通,询问改进的意见和建议。最近,正在上《生化工程》课的2013级学生潘芳收到了毛相朝发来的邮件,“毛老师让我们把对课程的意见和建议写在课堂作业后面,还鼓励我们努力提高创新实践能力,将来打造一片具有海洋特色的生物工程新天地。”毛相朝说,对于本科生他更多的是引导他们,让他们喜欢这一专业,把基础知识打牢。

  最近六二楼正在搞装修,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实验室大部分搬迁到了浮山校区,毛相朝经常两个校区来回跑,教学、科研还有班主任的工作让他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而且由于爱人在即墨工作,夜晚,他经常在辅导完孩子的功课之后,才有时间静下心来阅读文献,至于爬山、打羽毛球这些平时喜欢的运动项目明显比以前少了。在这样快节奏的工作生活中,毛相朝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学校和学院为其搭建的舞台上奉献着、探索着,在海洋生化工程领域的教学和科研中继续创造着新的精彩。


编辑:刘莅     责任编辑:刘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