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新 闻海大要闻 图片新闻 校园纵横
视 频新闻综述 校园广角 青春飞扬
图 片菁菁校园 精彩瞬间 岁月留痕
音 频广播在线 关注海洋 心情点歌
 
 
学 生院系聚焦 记者观察 海大讲坛
综 合微博平台 生活导航 通知公告
 
      

 
为找寻日出之时的那一丝微光
海鸥剧社《日出》上演
作者:张桃芝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7日 点击数:
   

我们要睡觉了

  本站讯 6月17日晚,由海鸥剧社主办、承办的话剧《日出》在鱼山校区逸夫馆多功能厅精彩上演。《日出》是曹禺的第二部作品,以其鲜明的时代特性和深广的历史内容成为曹禺先生的代表作。该话剧讲述了出身书香门第才貌双全的女主陈白露(原名:竹均)在家道中落后步入社会风尘,沦为交际花的故事。她曾经怀有美好的生活理想,最终被无情苍白的世界磨灭了最后一丝光亮,沦为交际花的她虽然厌恶鄙视周围的一切,但也只能抱着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

晨曦微光

  陈白露站在舞台中央,神情恍惚的数着那些安眠药片“生得不算太难看,人也不算的太老。一片 两片 三片......那是我,我在数着那些安眠的药片,一粒一粒地数,为的是让自己能死的慢一点,再慢一点。我想这样也许能留住我的灵魂。哦 这是我 是我的眼泪,我的灵魂还在,留住我的灵魂,不要让他跟我一起死去。”昔日的恋人方达生表情严肃地走上来,对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竹均”,喊着陈白露原来的名字。陈白露听着方达生喊自己“竹均”很是温暖,可表情依旧木然。

很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方达生准备劝说陈白露回家,刚要开口就被陈白露堵了回去“我并不甘心那样的生活,我生怕旁人会刺痛我的自尊心。尽管陈白露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方达生依然表示自己不能忘了曾经她的样子,而现在的陈白露已经忘记她是谁了。聊到这,陈白露苦笑的告诉方达生她过去和现在的身份,从书香门第陈小姐、教育爱华女校的高材生到电影明星、红舞女。语气平淡不加一点感情色彩,似乎什么都一样,什么都可以。歌舞厅音乐响起,面对堕落的生活,陈白露似乎并不在意。

跟我回乡下吧

  海外留学生张乔治、大丰银行总经理潘月亭、潘月亭秘书李石清和富婆顾八奶奶等人相继来到旅馆,陈白露应接不暇。

  音乐停,陈白露一脸疲倦,问方达生为什么不过来一起玩,方达生说自己不会跳舞,不愿意像他们那样发疯的乱蹦跶,陈白露苦笑自己每天过的就是这种发疯的生活。突然,方达生告诉陈白露要带她回去并且自己已经买好了两人回程的车票。陈白露接过车票把它撕碎,说道:“我问你养得活我吗?咦?你不要这样看着这我,你说我不应该这么说话吗?我要人养活,你难道听不明白吗?我要舒服,你难道听不明白吗?我出门要坐汽车,应酬要穿一些好衣服,我要玩,我要跳舞,你难道听不明白?”陈白露让茶房王福声带方达生到这家旅馆最好的房间里休息。

  平淡中透露着淡淡悲伤的音乐响起,陈白露悲伤深沉的自述“因为生活里的幸福和快乐,毕竟总是意外,而平庸痛苦死亡,永不会放开人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突然闯进陈白露的房间,陈白露惊醒,发现了这个小东西。原来是本地大财神金八爷看上了小东西,小女孩还不谙世事,眼中充满惶恐,陈白露决定帮助小东西逃过此劫,便找了供养自己的银行家潘月亭,潘月亭得知会得罪金八爷,便假意答应,实际上更在乎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吃点饼干吧"小东西"

  金八爷手下黑三找到陈白露的房间,要求搜查,最后碍于陈白露强烈的气势和潘月亭的面子,小东西没有被发现。歌舞厅音乐再次响起来。

你这是要造反怎么的

 四爷我这就滚

四爷你真是“好人”

月有阴晴圆缺

  富婆顾八扭动着自己的腰肢走进陈白露的房间,夸赞白露“白露,我真佩服你,你真是个杰作,又香艳又浪漫。”说她是中国顶有希望的女人,白露应和着,问着顾八和其情人胡四的情况,顾八的老公已经死了很多年,胡四是他的情人,她给胡四钱,认为爱一个人就是看着他胡花着自己的钱却没有心疼的感觉,而最近,胡四好几天没有搭理顾八,顾八很是愁苦。还对白露说,尽管维新,可女人三从四德还是得讲究,白露好笑的问道难道她还想和胡四结婚,可顾八又不愿意,认为结了婚胡四会把自己当做破鞋,暴露出本性。有时候,陈白露也会对顾八的超然感到羡慕,“她的爱情,是那么的超然。因此她活着,她永远是那么快乐地天真地活着。”

  这时候,张乔治声音怪调的喊着“hello”走进来,一进门就夸顾八越来越漂亮,夸白露今天的衣服很好看。乔治操着怪调的发音说了几个单词,白露简单应和着,顾八让他两别叽里呱啦的总翻译洋话,乔治表示自己自从留学回来中文就没英文说得好。说着,送给白露一束花。乔治利用胡四把顾八引开,和白露表白,说自己已经和为他生了三个孩子的太太离婚,现在向白露求婚,白露一脸不愿意。

嫁给我吧

  随即,方达生来到白露门外,白露赶紧把达生叫进来,缓解尴尬的气氛。一时达生、乔治、顾八和胡四都来到了白露的房间,五人互相认识聊天。白露准备把小东西交给达生照顾,达生说自己反正没有小妹妹便欣然接受。逐渐聊天气氛变得僵持,达生受不了这些人的习惯便离开了。处在社交中心的白露看起来应付这些人游刃有余,“都说女人漂亮是资本,我的漂亮,就像晨光辉映在美丽的露珠,被这阴暗的一群所逐个吮吸,我走进这阴暗,漂亮的资本,给我最初的自信,我心存侥幸,一再挣扎,好使自己有一天,能意外的得到一笔财富,独立的走出去。”

  银行里,潘月亭和李石清聊着最近的股市行情。这两天股票行市一直往下跌,可潘月亭却买进了很多。李石清对潘月亭坦言自己偷看了他抽屉里的文件,知道银行现在所有的产业都已经抵押给别人了,潘月亭咬牙切齿却只能隐忍,他害怕李石清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人。李石清趁机要来了襄理一职。潘月亭最后问道金八有没有同意把小东西放了,李石清答没有,潘月亭便不再追究小东西的事情。

  狡猾的李石清在旅馆里坐着,刚被裁的黄省三找上门来,请求恢复职位。黄省三身有重疾还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除了只需动动手笔的书记员其它的活也没有适合他的。他苦苦哀求李石清,铁石心肠的李石清却教他去拉洋车、要饭、偷盗,李石清告诉黄省三这个世界不适合他这样本分老实的人生存,告诉他自杀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时潘月亭走进来,两人共同侮辱黄省三,对他拳打脚踢,最后给了他三块钱。

我还有三个孩子要吃饭啊

  焦躁的音乐声响起来,方达生焦急的说小东西不见了。陈白露一脸悲伤的回复小东西被卖到了一个叫“宝和下处”的地方。白露说后来她明白自己拯救不了她,正如自己拯救不了自己。

百态人生

  方达生找了小东西有一个星期,终于在一个肆意喧嚣,诟骂女人,打情卖笑的声浪沸油似地煮成一锅地狱的地方——宝和下处找到了小东西。白露告诉达生那个地方就是监狱,可达生说她在的地方也是监狱。白露木然的回复“我的生活是别人心甘情愿来维持,因为我牺牲过我自己!我对男人进过女子最可怜的义务,我享着女人应该享的权利!”

  宝和下处一名妓女翠喜的房间里,小东西和翠喜住在一起。翠喜是一个在风月场上来熟了的人,她劝小东西听金八爷的话,不然不好受的就是自己,小东西掩面痛哭。

你怎么就是想不开呢

  “卖报,卖报,看大丰银行黄省三小书记跳河,全家喝鸦片呐,卖报,卖报”卖报声音传来,胡四和旅馆茶房王福升走进宝和下处,嚷嚷着找小东西。翠喜带着小东西走进来,小东西倔强的不肯伺候他两,还抓着把自己卖到这的王福升厮打。黑三看到,猛揍了一顿小东西。黑暗中,打骂声一阵一阵的传来。

  方达生精疲力竭地走到宝和下处打听小东西的消息,得知小东西的死讯。

你见过“小东西”吗

  旅馆里,潘月亭神采奕奕地走进来,告诉白露公债将大涨特涨的消息。这时候李石清走进来,同样是说股市将要上涨的消息,他对潘月亭的称呼从潘总变成了月亭。其间,潘月亭多次提及李石清的太太打过电话来,但李石清忙着向潘月亭炫耀他的功劳,丝毫不搭理自己太太打来电话说儿子生病的消息。就在李石清准备破釜沉舟干它一笔大的的时候,潘月亭告诉李石清他被辞了。而他的儿子也在去医院的路上喊着他的名字死了。李石清对潘月亭产生恨意。潘月亭笑着走出去,留下李石清一人忿忿不平,这时,跳河自杀没有成功已经发疯的黄省三走了进来,纠缠李石清。

儿子他怎么了

儿子死的时候还叫着“爸爸”

  突然间,电话铃响,郁闷不已的李石清接起电话得知股市上涨是金八爷捏造的消息,明天上午股市将会大幅下跌,瞬间高兴异常,正愁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报仇,就有好消息传来。

暴风雨之夜

  潘月亭知道这个消息后接近崩溃。白露一言不发,她知道她的靠山要倒了,面对一叠叠账单她也活不下去了。

  顾八胡四兴高采烈的走进来,顾八告诉胡四回去给他大丰银行的支票,白露问顾八的钱是不是都放在大丰银行里,顾八回答当然,白露一言不发,他知道他们都完了。

不是说好了再缓几天吗

我也会有这么一天吗

  福升进来告诉白露这几天潘先生都不会来看她了,还说让白露多加小心,照顾好自己。福升告诉白露账单上的2500元今天是非还不可的。白露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账单,抓起一把安眠药,吞下去。

  “生得不算太难看,人也不算得太老。可是……一片,两片,三片,四片,五片,六片,七片,八片,九片,十片……这么年轻,这么美。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了后面,可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竹均,你就这样静静地睡去了,也许你想过要对我说些什么,可我这个傻人,就这样生生错过了。我来的时候觉察屋子里很黑,我走到窗前把幕帷拉开,阳光射满了一屋子!我要你看看,我要你看看,这窗外亮得耀眼的太阳!!”方达生。

  “我睡得并不安稳,时醒时梦,仿佛又回到十二三岁的时候,一个人在树林里走来走去。当然有树木,有花,有阳光从树梢里透下来,甚至听见各种好听的鸟鸣,还闻见一片青草的香。我高兴,居然要唱,于是我躺在好大好大一片青草地上,望着蓝天白云,几乎要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因为有一只蜜蜂在追着我,在我的耳边嗡嗡,我想跟它说话,它确实是振着金色的翅膀,就在我的眼前飞来飞去,非常的友好。没什么话好说的,就唱了一支歌吧。我正要唱出这世上最美的歌,忽然无论我怎样用力,甚至于嘶喊,都没有声音,只感到痛,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痛,就醒了。你梦过有颜色的梦吗?我的梦都是彩色的,比最好的电影好的多,因为我,身在其中! ”

  白露永远的睡去了,达生并没有成功带竹均回去,白露没有保护好小东西,黄省三得了失心疯。毕竟,他们都处于泥沼之中,难以脱身。

    表演结束,《日出》剧组的导演、工作人员和演员向观众分享排练话剧《日出》时的心理历程,演员们表示《日出》剧组是一个十分欢乐的剧组,在排练过程中大家相处愉快,海鸥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爆发力的社团。最后,导演向在场的观众亲友以及剧组全体成员表达诚挚感谢。

文:张桃芝  图:闫润 蔡子沐

生生错过

分享到:
编辑:张桃芝    责任编辑:姜瑄

上一篇:海鸥剧社《分手大师》精彩上演[ 06-16 ]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部及中国教育后勤协会代表团到中…
  • 学校组织申报的青岛市海洋食品生物制…
  • 中国海洋大学“学习新思想千万师生同…
  • 让“学在海大”更具魅力:校长与学子…
  • 中国海洋大学2018届校友联络员聘任仪…
  •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立德一行…
  • 校党委常委会传达习近平考察海洋国家…
  •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附属中学校长杨仲林…
  • 海纳百川 群策群力 中国海洋大学教师…
  • 习近平总书记点赞管华诗院士打造中国…
  •      
      图片新闻
  • 青岛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岐涛一行来校调研
  • 医药学院传达学习习近平考察海洋国家实验室重要指示精神
  • 青岛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岐涛一…
  • 医药学院传达学习习近平考察海洋国家…
  • 中国海大学子在全国高校国际海洋法模…
  • 中国海洋大学2018年民族文化节系列活…
  • 海大学子获第一届华东地区中国大学生…
  • 学校2018年国家公派出国留学人员参加…
  • 学校召开2019-2021年度本科教学实验…
  • 中国海洋大学大学生(青州)实习实训…
  •   海大印象
    版权所有©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中心[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