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新 闻海大要闻 图片新闻 校园纵横
视 频新闻综述 校园广角 青春飞扬
图 片菁菁校园 精彩瞬间 岁月留痕
音 频广播在线 关注海洋 心情点歌
 
 
学 生院系聚焦 记者观察 海大讲坛
综 合微博平台 生活导航 通知公告
 
      

 
白如窗前明月光 红似胸口朱砂痣
海鸥剧社《红玫瑰与白玫瑰》精彩上演
作者:蒋清儒 黄婧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8日 点击数:
   

    本站讯 12月15日晚,由海鸥剧社主办、承办的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在中国海洋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上演。该话剧改编自张爱玲的同名小说,讲述了有着“柳下惠”之称的好男人佟振保在遇到老同学风情万种的妻子王娇蕊后对她动了心,可是当王娇蕊把一颗真心全给了他时,他却因没勇气承受太多责难临阵脱逃,同他并不喜欢的如白纸般单薄的孟烟鹂结了婚。婚姻生活没令他有任何收获,他一面痛苦于现状,又懦弱地不敢逃离。白玫瑰与红玫瑰,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和佟振保演绎出了一段爱恨交织着的悲剧。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一曲婉柔的《夜来香》将时间拨回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上海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有无数悲欢离合在上演着。一个男人,两朵玫瑰,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引子

    大幕一拉开,舞台被透明门框分割开来,变成了张爱玲笔下发生了万千故事的公寓房子。舞台左边是安静端坐的白玫瑰,舞台右边是风情万种的红玫瑰。

    “我买了几尺碧纱,对折一下,在中间缝上一道直线……”

    “左肩上打个结,把右肩露出来……”

    “我喜欢旗袍,洋装,还有短衫。”

    “用宝蓝丝绒做短衫,会很漂亮。”

    一个舞台,白墙木雕窗和公寓铁艺窗相邻着,恰似其中所居住着得两位截然不同的女子。

    白墙围住的小庭院里住着的孟烟骊是位可爱的女人,白,稀薄,温热,像是冬天里,自己嘴里呵出来的一口气。可她的丈夫振保看不出,他不要,孟烟骊就真如同白烟一般飘散了。她的感情无处寄托,孤单的她选择与自己的裁缝偷情——因为裁缝是第一个夸她聪明的人。

    公寓里住着的王娇蕊是一个中国话说不来,中国字写不来,傻乎乎的南洋姑娘。她是娇艳的红玫瑰,是上海滩上的交际花。她天真而又充满着对男人的诱惑,她就坐在自己的丈夫王士鸿腿上,点着一根烟,烟雾一缕,她的神情温暖迷离,像是温柔的陷阱。

    “你不是说,你同学快来了吗?”

    “他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叫佟振保。”

一段被勾起的回忆

    佟振保与振保乙迈着一致的步伐走上台,理了理西装,整了整头发,两个同生共长的人开始了一段回忆。

    “我看见她把我的大衣,挂在客厅里。”

    “她就站在大衣跟前。”

    “手上拿着半支烟。”

    “那是我的烟。”

    “她贪婪地,”

    “闻着——她爱上我了?”

    王娇蕊不知是否爱上了佟振保,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刻佟振保神爱上了这一个带着暖人温度的女人。他的心怦怦跳动着,仿佛是命中注定的爱情在叩响心房的门。

    “窗户外头一切都在惊慌疾走,雷电一闪一亮,我看见了佟振保。”

    “对不起,门虚掩着,我就进来了。”

    这是异样的感觉,却又那么美好。佟振保撞倒了王娇蕊,两颗心也仿佛碰在了一起。“记住啊,今天是咱们俩第一次见面,你可要对我好一点。”佟振保扶起了王娇蕊,王娇蕊被丈夫王士宏搂在怀里,向佟振保优雅高傲地伸出了手,轻轻与他握了握手。“她手面上的一小块肌肤握到我手有一种紧缩的感觉。”故事本应该如生活的本态一般平静如水,但它偏要做奔腾的浪潮,让每个多情的人儿相遇,再迸裂出点点如泪般纯粹的水珠来。

娇艳的红玫瑰 心头的朱砂痣

    “我想为你做点事。”孟烟骊低着头怯生生地说道,劝佟振保不要喝急酒,问佟振保要不要用热水暖暖脚,也换不回佟振保对她的正眼相看,只有一句冰冷的“关灯,睡觉。”黑暗里,佟振保和振保乙站在孟烟骊左右,述说着孟烟骊的故事——这是个面宽柔美,家世清白的女子,大学毕业前两个月就与佟振保定下了这门婚事。在佟振保和振保乙眼中,这只是一个迟钝的女人,只有笼统的白,模糊的脸,最初还有点可爱,后来就真的如白纸一样什么也不剩了。

    “振保,还没睡啊,热杯牛奶安安神。”孟烟骊迷迷糊糊中说了一句,惹得佟振保和振保乙扭头就跑,跑到了公寓里与王娇蕊抱了个满怀。夜晚总是太漫长,一方唱罢,就轮到了王娇蕊和佟振保来讲述自己的故事。

    “就像我对女人的看法,其实没有一个女人是合乎理想的,善良慈悲,往往长得不美,长得美的呢,往往又刁钻,任性,可……”

    “可还是美的好啊!”


    王娇蕊是美的,所以她就是完美的。天真的心思和成熟的身材是完美的搭配,是致命的吸引。可是佟振保还是不敢去爱她,因为她是自己好朋友好同学王士鸿的妻子而自己则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一个好男人。振保乙在他耳边游说着,劝他不要放过王士鸿去南洋的好机会,早点投入温柔乡。王娇蕊也在笑着,诱惑着佟振保,一颦一笑间皆是独特的风情。

为了未来掩埋过去

    今天依旧是一个雨天,佟振保和振保乙回到家,看到了孟烟骊和裁缝,疲惫不堪而无话可说,赶走了裁缝,只剩下“关灯,睡觉”。孟烟骊则抱怨,抱怨佟振保的心眼太好,总是吃亏。孟烟骊抱着佟振保的腿不让他走,佟振保想要逃,步履蹒跚一步步蹭到了家门口。他想起了王娇蕊,那朵温暖的红玫瑰。振保乙在旁边悄悄提醒着他,他当时并没有选择她。

    “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不止两个。一个是妻,一个是情人,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

    “白玫瑰。”“红玫瑰。”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胸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王娇蕊对佟振保动了真感情,她本就是为了完成母亲的任务而嫁给了她不爱的王士鸿。如今她明白了爱的真意,便将全部热情都交给了佟振保。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交给了王士鸿,感谢他给予自己的爱,但是要求离婚。她的心随着佟振保而跳动,她总是在听着公寓电梯的声音,如果电梯停在了别的楼层,她就仿佛断了气一样。

    “佟振保,我要离婚,我要以自己的名义转嫁给你!”初尝爱情的王娇蕊带着无畏的勇气和希望去追逐佟振保,她就像在试管里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顶开盖子跳出去,现在是好的,将来也会是好的。但是佟振保却退缩了,他还年轻,他不想结婚,他只想玩玩。他是寒门出身,靠着自己一路打拼到了现在的地位。

    “振保!”王娇蕊呼唤着佟振保,摔倒在地上。佟振保强忍着不去扶她,而振保乙则沉不住气地跑到了王娇蕊身边将她扶了起来。“振保,我都改。”王娇蕊哀求着她,但是也挽回不了佟振保的心。他将孟烟骊和王娇蕊拉到了舞台中央,他让振保乙看孟烟骊的羞涩清白,看王娇蕊的火热不遮拦,为了自己的未来,他只能选择清白的孟烟骊。

    振保乙拿上了一桶红玫瑰花瓣,与佟振保一同掩埋住了王娇蕊。


一场痛苦了三个人的婚礼

    佟振保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那个家世清白的孟烟骊。孟烟骊和烟骊乙面对着为自己带上了洁白的头纱,她们不求佟振保爱自己,只希望可以向朋友一样相处。佟振保走了上来,孟烟骊和烟骊乙上去抱住了他,重量将佟振保压弯了腰。
振保乙站在王娇蕊的身旁,沉默着。佟振保让他来和新娘说说话,可振保乙无话可讲。他红着眼眶,想着那被掩埋的王娇蕊,“刚刚你埋她的时候太武断,她还有话没有说完呢。”

    身后的新娘坐在椅子上,不停地重复着“喜宴设在东兴楼。”振保乙大吼着打断了她们的话,与佟振保一同将王娇蕊从花瓣中扶了起来。王娇蕊忍不住哭泣,佟振保掏出手绢为她擦了擦泪,又用手绢堵住了她的嘴。“不能让她再说了,她再说我该心软了,娇蕊,我和你之间不存在谁离不开谁的问题,这一件事儿错就错在你对我是爱情我对你是欲望,你已经连累我了。”振保乙骂他虚伪,骂他自私,佟振保无所谓地摇了摇头,拉着振保乙去赴自己的喜宴。


    痛苦的人各有各的不幸,振保乙收回了视线,关灯睡觉,娇蕊乙继续催促着王娇蕊前进。振保乙与佟振保尝试与新婚妻子睡觉,可是孟烟骊和烟骊乙都太过娇羞,忍不住扭开头咯咯笑;佟振保和振保乙推开虚掩的门撞到了孟烟骊和烟骊乙,好像是初见王娇蕊时的情节再现,不一样的却是孟烟骊和烟骊乙的反应,她们呜呜地哭了起来。越是哭泣,越让佟振保和振保乙怀念起王娇蕊,想起她摔倒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点也不矫揉做作。

    “但是现在想着娇蕊对烟骊不公平。”“再试。”

苍白婚姻中的重逢


    佟振保回去让孟烟骊去听收音机学普通话,孟烟骊就抱着收音机开始低声学着。佟振保和王士鸿去打牌,谈起了王娇蕊那朵红玫瑰,王士鸿依旧将她的照片带在身上,而王娇蕊则早已嫁给了一户姓朱的人家。

    孟烟骊抱着收音机独自坐着,她自言自语,说道自己做惯了仆人,只有面对刚来的仆人她才可以耍一耍女主人的威风,所以她喜欢三天两头换仆人;她为佟振保生了一个女儿,虽然婆婆不喜欢,但她终于可以借此机会发发脾气,说着忍不住开心地笑了。佟振保则说自己看错了人,本以为孟烟骊是个柔顺的女人,结果却三天两头和自己母亲争吵,只能自己从中调停,母亲一气之下还搬走了。孟烟骊给自己生了个女儿叫慧英,说话不得体,行为不端庄。


    这就是佟振保的婚姻生活,除了打麻将就是面对白纸般的妻子和女儿。欲望得不到释放的佟振保在振保乙的鼓动下跑去嫖娼。两个人抱着女人在一旁陶醉着舞蹈摇晃。在家中,孟烟骊和烟骊乙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烟骊乙嘲笑着孟烟骊,说她蠢而没用,连佟振保的心都留不住,烟骊乙则坚持自己爱着佟振保。“我是他的妻,我是他的妻,我是他的妻!”裁缝在门外敲门,烟骊乙向门扑去,想要打开大门却被孟烟骊抱住,裁缝听到了孟烟骊的拒绝黯然离去。没能捉到奸的佟振保回去故意刁难孟烟骊,想借机打她一顿。他让她拿银瓶子,拿绳子嫌太短,叫她打电话又说她电话没说完就挂断。孟烟骊不小心把瓶子掉在了地上,佟振保摇了摇头,和振保乙一同走出了家门,留下孟烟骊抱着瓶子在屋子内徘徊着。

    佟振保痛苦着,明明是他自己选择的婚姻,却是如此的单调无味。振保乙悲极反笑,他笑着说家中毫无温度,孟烟骊的脸都模糊了,他后悔没有娶那个温暖的女人回家了。可是为了自己的前程似锦,佟振保只能放弃王娇蕊。他心中藏着的欲望无处发泄,于是只好自甘堕落,跑去嫖娼。嫖娼前他回家打了孟烟骊,拿出了张爱玲的书念了起来。他看到他打跑了孟烟骊,还看到他在公交车上遇到了王娇蕊。


    王娇蕊坐在孟烟骊和烟骊乙中间,就像一个普通妇人一样与她们聊着家常,聊着佟振保近况可好。佟振保犹豫着走上前去,坐在了王娇蕊身边。佟振保想把自己离开王娇蕊后幸福完满的生活告诉王娇蕊,他沉默着,字句斟酌着,却最终只字未说。他看着王娇蕊下车离开,看到公交车后视镜里自己的脸在抖动,然后泪水便流淌了下来。

    “我佟振保是正途出身,出洋得了学位,非但是真才实学,而且是半工半读打下的天下,我在一家老牌子的染织公司做到很高的位置,我的太太是大学毕业,身家清白,面目姣好,性格温和,从不出来交际,一个女儿才九岁,大学的教育费,已经给筹备下来了,侍奉母亲,谁都没有我那么周到,提拔兄弟谁都没有我那么精心,办公谁都没有我那么火爆认真,带朋友,谁都没有我那么热心那么义气克己。我是不相信有来生的,不然我化了名,也要重新来一趟。”

    佟振保捂死了内心里还有情有义的自己,第二天,新的生活开始了,大幕落下,灯光昏暗,故事结束就像缺了半角的音符,最后的音乐沉重落下,爱情与现实都变为了悲剧。


    每个男人心里都至少有两个女人,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变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而白玫瑰依旧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变成了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而红玫瑰则是心口朱砂痣。冷眼旁观着三个人的爱恨纠葛,这种选择落到你我头上,你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张爱玲笔下的爱情,永远没有结束,真实的爱总是扑朔迷离而无解的,爱情的真谛,飘散在欲望的虚无之间....所有的一切,恐怕只能像剧目的结尾一样,追逐利欲的人们最终亲手埋葬了真实的有热度的自己,捂死了真正的爱情。

白玫瑰

红玫瑰

文:蒋清儒 黄婧    图:丁钎文 刘畅 欧子婷

分享到:
编辑:郭灿    责任编辑:蒋清儒
 
 
  • 中国海洋大学2018“春之声·文学艺术…
  • 中国海洋大学荣获山东省首届省级文明…
  • 中国海洋大学校友吕彩霞王路分别当选…
  • 行远讲座:罗艺峰谈丝路音乐文化基因…
  • 吴立新院士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
  • 中国海洋大学党委中心组集体学习党的…
  • 2018年青岛高校审计工作研讨会在中国…
  • 中国海洋大学学生工作委员会成立暨20…
  • 日本驻青岛总领事中原邦之一行访问中…
  • 学校食品科学与工程学科黄岛校区单元…
  •      
      图片新闻
  • 中国海洋大学校友会湖南分会第五届新春联谊会举行
  • 哈工大(威海)劲松书院、丁香书院负责人到行远书院调研
  • 中国海洋大学校友会湖南分会第五届新…
  • 哈工大(威海)劲松书院、丁香书院负…
  • 香港校董学会主席高家裕一行访问中国…
  • 青岛国家海洋科学研究中心党安涛来校…
  • 中国海洋大学学生教育管理研究成果在…
  • 保加利亚世界拳击大赛鸣金 中国拳击…
  • 中国海洋大学代表团访问香港澳门高校
  • 中国海大崂山校区文科楼二期工程获“…
  •   海大印象
    版权所有©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中心[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