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新 闻海大要闻 图片新闻 校园纵横
视 频新闻综述 校园广角 青春飞扬
图 片菁菁校园 精彩瞬间 岁月留痕
音 频广播在线 关注海洋 心情点歌
 
 
学 生院系聚焦 记者观察 海大讲坛
综 合微博平台 生活导航 通知公告
 
      

 
徐洁:人生这么长,要做喜欢的事
作者:高亚楠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5日 点击数:
   

徐洁讲述求学经历

  微风拂过清凉的下午,花儿和叶儿轻轻摇曳。徐洁脚步匆匆,穿过小院里花间落下的阳光,赶赴这场一期一会的相遇。

  徐洁是2007级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学生,曾任观海听涛鱼山站站长。从中国海大毕业后,她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读研究生,现就读于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系统工程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在芳香四溢的咖啡馆里,徐洁看着观海大家庭中新成员们的一张张稚嫩脸庞,回忆起自己曾于观海度过的无数日子。

  “刚开始进入观海的时候,其实什么都不懂。”大一的的徐洁怀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加入了许多社团,“像生科协啊,舞协啊,所有我感兴趣的都加了。我当时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开会。”因为实在难以兼顾所有的社团,她陆陆续续地从许多社团退出,却还是选择留在观海这个最忙碌的团体。“观海是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徐洁喜欢文字,不论是抒写心情还是报道新闻,在这里她可以恣意挥洒,生活虽然忙碌,却同样充实丰富。

  于徐洁而言,运动会的报道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当时是在鱼山举办运动会,那几天真的是挺锻炼自己的。”运动会报道准确高效的要求让她记忆深刻,“有好几次老外的面试,我都回答说,这次的报道是我遇到的最大的挑战。”一路走来,她发现越往上读,生活变得越单调,每天只剩下科研和坐办公室。回想青葱的岁月,那时候他们采访校长、拍图写文、报道活动,每一天都是彩色的。“我特别感谢在观海那些日子。”如果不曾经历,她便不会拥有这一群至交老友,如果不曾经历,她的大学四年也未必会如此难忘。观海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曾来过,便舍不掉一起奋斗过的时光。

  从07年到17 年,十年一轮回,有些东西却一直未变。“观海的传统是老生带新生,每一届都会对下一届很严格,”回想做小记者的时光,徐洁频频感叹,“真的是好严啊,我当时还想,这群人都是怎么了,大家都相处的很愉快,为什么这么严厉。”但这份不解并没有持续太久,她渐渐明白这样的严肃、严厉是为了他们能有更大的提升。一年的时光过去,培养下一届的重任落到了他们这一届的肩上,曾经经历的一切再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导演。面试、值班、例会,观海的传统在一代代人中传承,不曾丢失。

  在观海长达一个月的实习期里,很多人会坚持不下去,选择离开,每一届的小记者都觉得上一届过分严厉。而现在肩担责任16级观海人有些忧虑,太严厉会不会吓跑初入校的新生?“对于人的流失其实不用刻意留心,因为最终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徐洁觉得一切都要顺其自然,该留下的自然不会走。她回想起自己做负责人的时候,对待下一届都是例会上打压,私下里鼓励,“有时候把他们说哭了,其实我们心里也很难受,但还是得黑着脸。”身为负责人,严厉是最强大的伪装,内心藏着的却是对下一届的关心与期盼。她非常能体谅实习期的小记者们:“真的会有人坚持不下来,你可以想到,他们还有其他方面的压力,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所以对小记者们不能总是打压,还要适当鼓励。”原则上的问题徐洁一定会坚持,但也不会太过严苛。

  提起她带的那届小记者,徐洁想起了郑玉冰,一个运营着新媒体、活的随心所欲的女子。“她过得像是神仙眷侣的生活,去到各种地方,很多人羡慕她,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像她那样随性自然。”观海影响了很多人,他们放弃原本的专业,转而从事自己曾在在观海干的事。郑玉冰是一个例子,徐洁的师兄李芃也是。“他原来是生命学院的,但是现在专门从事婚纱摄影,专业度很高,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很满。”他们把人生旅途中与己结缘的事变成了事业,而徐洁则是在本职学习的领域走到了现在。这看似两种完全不同的轨迹,却有着同一个原点:喜欢。

  “读研是自己想读的,我是青岛人,本科也是在青岛读的,当时就是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但是这一步步走下来,读到博士,确实是因为她喜欢食品这一块。农学在美国是很大的一个研究领域,徐洁不想只从事理论工作,于是选择从中跳出来,去做一些实际的项目。目前她正跟着自己的导师进行短波杀菌领域的研究,主攻低水分活度杀菌。因为感兴趣,所以她不自觉地想去研究。

  “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不喜欢的事情一直走下去就会非常痛苦。”不论是做科研还是从事其他领域,找到自己喜欢的才是最理想的情况。“其实走哪条路取决于它是否能带给你成就感,有些人会觉得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太难了,但如果你真得喜欢,那么无论怎样都不会觉得辛苦。”徐洁现在也还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着,她想当大学老师,所以决定博士毕业后还会留在美国学习。身在异乡,曾经生肉都没碰过的她,也变成了精通厨艺的女子。生活有些苦涩,也有些甜蜜,为了最后的结果,这一切付出都值得。

  一个人能活多少岁呢?七十?八十?还是九十?这么长久的时光里,如果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人生怎会不抱有遗憾呢?

记者:高亚楠 2016级生物科学  图:文璐

认真学习经验

悠闲的夏日午后匆匆过去

分享到:
编辑:高亚楠    责任编辑:高亚楠

上一篇:吴欣怡:深海里的逐梦人[ 06-22 ]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国海洋大学顺利通过军工二级保密资…
  • 中国海洋大学2017届赴基层和西部地区…
  • 31名优秀毕业生受聘中国海洋大学教育…
  • 学校第六届教代会暨第十二届工代会机…
  • 学校党政主要负责人一行访问国家海洋局
  • 毕生情•海大梦 中国海洋大学举行201…
  • 中国海洋大学第五届“春华”奖学金颁…
  • 中国海洋大学2016年度机关党内评优工…
  • 中国海洋大学民盟盟员吴立新当选民盟…
  • 中国海洋大学与青岛高新区签署战略合…
  •      
      图片新闻
  • 中国海洋大学排球队在中国大学生沙滩排球精英赛中获佳绩
  • 博雅讲坛第六讲开讲 杨军谈海昏侯墓的发现与研究
  • 中国海洋大学排球队在中国大学生沙滩…
  • 博雅讲坛第六讲开讲 杨军谈海昏侯墓…
  • 行远讲座第七讲开讲 吕世浩博士谈从…
  • 云南师范大学副校长安学斌一行到中国…
  • 国家体育总局青岛航海运动学校校长曲…
  • 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党组书记梁雄一行…
  • 中国海洋大学老同志畅谈和建言活动专…
  • “相约海大·行远励志”青年学生交流…
  •   海大印象
    版权所有©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中心[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