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新 闻海大要闻 图片新闻 校园纵横
视 频新闻综述 校园广角 青春飞扬
图 片菁菁校园 精彩瞬间 岁月留痕
音 频广播在线 关注海洋 心情点歌
 
 
学 生院系聚焦 记者观察 海大讲坛
综 合微博平台 生活导航 通知公告
 
      

 
乡梦——流转人群中的一抹残影情深
作者:林欣蕊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6日 点击数:
   

  奔波辗转于人群中的我们,迷茫又着急。

  我们那么年轻,却觊觎整个世界;我们那么浮躁,却妄想看透生活本质;我们不断催促自己赶路,却总是停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

  既然寻寻觅觅走走赶赶结果却所获无几,那么不妨先暂且停一下,从乡根处回忆,寻找那一抹残影情深,再行动。

忆寻乡影——童年的回忆

  “人易漂浮,故乡是根。”无根也难立,眼中再繁华高耸的大厦缺乏根基,那它也不过是浮云。人在繁华盛世间行走,总有停下脚步回忆往事往物的时刻,然而连根基般的故乡都不再记得,还有什么能让他记住?还有什么能作为他前进的后盾依托?

  此时不妨停下踟蹰的脚步,从根基处回忆,感受。

  唐安政(2016级通信工程)在谈到自己的家乡云南时说道:“若要打一个比方,那故乡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棵树。”说到这他内敛地笑了笑,又继续谈到:“那是老家旁一棵活了100多年的皂荚树。夏天的时候树下十分凉快,傍晚,邻居总会到树下来乘凉,我和小伙伴们则坐在各家的大人旁,听着爷爷奶奶大爷大妈永远唠不完的嗑。到了秋天,皂荚成熟了,听大人说用开水泡皂荚后可以用来洗衣服,我和小伙伴们不相信,便约了一起去捡皂荚泡水,结果真的泡出来许多泡沫!我的童年啊仿佛就是在这棵皂荚树下度过的,年逾过百的大树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者,抚慰着我的心灵。”回忆至此,他显得意犹未尽,过了一会又继续谈道:“后来远离家乡到外地上学,不管在学校经历了什么挫折,每每想到家后竟放松了,我想这是皂荚树或是皂荚树下的回忆给我的力量吧。”记忆中关于故乡的回忆或许总是童年时的嬉戏玩耍。长大后,游学在外,当生活中的不如意悉数向我们涌来时,想一想自己的故乡,这时,故乡的温柔总会化为内心的保护盾,以柔克刚,迎面直击成年的挫折。

故乡的皂荚树

  高晨歌(2017级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在谈到自己印象中的故乡河南时说道,“小时候,冬天道路上都是冰,许多交通工具寸步难行。家里的一个抽屉被妈妈改装成小雪橇,它便成了我那时的坐骑。由着坐骑从不同道路去往不同地方,日复一日地观察周边,今天这家商店挂上大大的宣传红纸,明天那家门前晾晒着花花绿绿的被子。感觉很奇妙,像霍尔移动城堡的门一样,不同的打开角度,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不同的打开方式配以独特的应用形式,让人收获故乡带来的无与伦比的体验。雪橇坐骑根植于脑海中,让人感到温暖又坚定。

如霍尔移动城堡的门

  岑参的《碛中作》曾提到“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离家在外的游子望着远方,不知何时能找到如故乡般引人畅怀的地儿来安身。“离家已有多月,感觉北方的故乡就是给我力量让我在外闯荡,肯定我拼搏意义的一个地方吧。老家,是祖籍所在,也是长辈生活的地方,相当于一棵树的根吧。对于故乡的感情深厚复杂,只言片语,总是感觉太轻薄了,不恰当。”任保冲(2016级船舶与海洋工程)提及此不禁长叹一口气。常言道“男儿志在四方”,在外拼搏难以避免。前路虽远,所幸故乡给予前进路上的自己肯定与安慰,知己莫如此吧。此时卢浩(2018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在谈到与故乡山东相关的回忆时说道:“说来有趣,我在家乡溜冰常常摔跤,但每年放假都向往着回去重温呢。”与故乡相关的记忆或许也有心酸和疼痛,但并不影响它在我们心中的地位。人生如歌,何必只是关注着低音,悲戚戚地一遍遍吟诵不止?故乡的阳光依旧灿烂,流水依旧欢快,人们的笑靥依旧如花。

  言语或许简单,或许难以恰当如分地完美展现记忆深处魂牵梦萦的乡影,但确是奋力前行过程中回首时寻觅过往的必要经历。因为它属于人生最初的地方,是心底温馨的国度,包含着最初的美好,心酸,甜蜜和苦涩,以至于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心中有一乡影。无论身在何处身处何时,它都是心中的天堂。

彳亍乡梦---成年的渴盼

  “今夜清光似往年,不知故月向谁鸣。”此刻的月亮和故乡的月亮形似,对故乡的描述语言也渐渐消散在今夜的清光中。罢了,夜已深,入梦吧。

乡月

  这是一个梦。一个摒弃浮躁生活本质展现生活原始滋味的梦,一个属于自己的梦,即我们专属的乡梦。

  梦中见满眼山花,听牛童催牛,闻缕缕炊烟,啊,高喊一声,这可不就是我的故乡吗。沿着崎岖山路走下去,是座小镇。建筑上满是裂纹的白色长条瓷砖昭示出城镇的历史。往前走着,一条不断向前奔走的河流横亘在两排亭楼之下,河上有两三划桨人,木浆带动水波摇曳着水影中的云团,楼阁和人流。亭楼上有精雕细刻的窗门框,门框轮廓形状似云似雾。亭台屋檐上悬挂着大红灯笼,镇上风小,但偶尔总能看见被吹起的灯笼须尾。再往前,月牙似的拱形桥梁上,一个江南卖酒女子的袖子被挽至手臂,皓白的手腕如凝结的霜雾,一手拿酒杯,另一手斟酌含量。桥梁的那一畔,一边是刚刚抽出嫩芽但枝条在空中摇曳的柳树,另一边是静谧的雨巷。温婉的小南穿着带花裙儿,撑着油纸伞走在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的平静优雅。走至月牙似的拱形桥头,糯糯的语音从喉咙发出,“阿姊,天快黑了,我来接你回家。”

小巷深处

  南方给人的感觉大抵就是如碧波细浪般的温柔亲切吧。青山隐隐,绿水迢迢。站在南方的门口,窥见那门内流转的是清风明月的韵致,看见那门内流淌的是令人心生摇动的浓愁与长情,听见那门里传来的笙箫,曲笛,叹息。或走或停,静静拾掇着这软软的江南遗落的些许旧梦,心中摇曳的思绪,已化作一江春水,流入南方世界。

  恍然,一路向北。逐渐增加的一排排胡杨替代逐渐减少的一排排杨柳,漫天飞舞的白花杨毛替代片片柳絮,广袤无垠的平原替代起承转合的丘陵盆地,金黄的小麦替代苗青的水稻。此时,一处弧形老屋立在远处,透露出一丝暮气。院内,歪脖子枣树立在一方,细绳穿起来的柿子被挂在屋檐下方等待风干成柿干,看似平整实则凹凸错落有致的石碾子石板上残留着上次碾玉米的痕迹,水井上辘轳的井绳因多年的旋转扭动已将辘轳头磨出似刀划的痕迹。进屋,是炤间和餐厅堂屋,中间是一个八仙桌和两把太师椅,左右两间卧室炤台连着暖炕,卧室与炤间有堵墙,避免油烟进入卧室内。北儿的娘总是将被窝收拾的厚实柔软,躺下去是满满的舒适感。夏天,活泼好动的北儿和老爹到邻居大棚里闲坐聊天。棚里麻雀喜鹊活力十足,行动迅捷,很快便从大棚的这头飞到那头。此时斑鸠拉起长腔从喉咙里发出咕咕咕的声音。北儿从兜里拿出从院内歪脖枣树上采来的小黄花,试图吸引鸟儿。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大棚。逗弄小鸟后北儿出了一身细汗,怀揣着娘给的五毛钱走向卖冰棍的阿婆处,“阿婆,来个冰棍!”北儿嘴里吃着冰棍往回走着,发现前方可不正好是一个桑葚园子。一头扎进去,出来时满手冰棍融化的香精味儿和甘甜的紫色桑葚汁。冬天来了,北儿喜欢老屋里体积巨大的老火炉,可供两三人取暖呢。而北儿的姐姐喜欢用火炉自代的温缸里的热水洗发,然后坐在炉上烤干头发。那时候的冬天雪很多,多到记忆里只有白色和红色。白色是雪,红色是春节。

北方风雪

  北方给人的感觉大抵就是如棉花被团的厚实稳重之感吧。北风凋叶,大雪无痕。站在北方的门口,窥见那门内显现的是北风飞雪的气势,看见那门内游走的是朴实淳厚的民风和难得的铁汉柔情,听见那门里传来的京胡、梆笛、号角。推开门,骑上体魄雄悍的骏马,向前奔去,继续探索北方世界。

  一朝梦醒,只余一声长叹。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和那个追随鸟儿的男孩都已经长大了。曾经静谧的江南生活和北国风光再也回不去了。只留下漂泊在外的浪子,梦中永远存留着那份回不去的时光,在心中各自安放着南方和北方的故乡。

遂筑乡形---人群的隐望

  回忆,入梦,梦醒,行立于人群之中,一股力量正在萌发并涌动。

  《世说新语》中有个片段“一文人墨客路遇老木枯槁,嚎啕而哭,久时不去。其时不解,近年渐有所悟,非情深意满,难以长哭。因其由不一,其情动人。”如其所言,一人多年后回到故乡,看见块状柴木堆放如初,石桌棋局正吸引着新的人,儿时攀爬的老树依旧存在,而此时自己已不复当年模样,想要重温感受过去的时光只怕是梦了吧。物是人非或许是最让人心酸又无法解决的痛楚,故乡还是那个故乡,而你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你,以至于难以重温和拥抱之前的感动。

物是人非

  不知为什么以前总想着能够早日逃离那个生活了好多年的地方,而现在却总想着能呆多久是多久。那时候总想着不想去的地方当然可以不去。但是想去的地方无论东西南北,无论离家多远,总可以从容沉静地慢慢走过去,却忽略了水果食物虽总是能够在相同的季节履行诺言一般地再现,而人不能。但若自此只是醉于过往,不做点什么,那么过去已成现实,现实已成过往,以后的日子里,说起此时的记忆应该总是缺了什么吧。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中有这样一句话,“万物倒塌又被重建,唯建造者再度欢愉。”梁益凡(2018级食品科学与工程)对此话有着自己的经历见解,“我的家乡在广西钦州,那有着许多特产,其中让我久久怀恋的是坭兴陶。它是由我们那钦江东西两岸特有的紫红陶土为原料,将东泥封闭存放西泥取回后经过多个月的日晒雨淋达到风化状态,再经过碎土按一定比例混合制成陶器。小时候父母常常带我去捏陶土,那时只是觉得十分新奇,殊不知命运在那时已经给我烙上故乡的回忆。远离故乡读书在外,来时带着自己捏的小陶壶作为念想,却不小心打落。这次假期归去的第一件事便是捏陶,先捏后刻,再烧,最后成型。这个过程给我的感觉很奇妙,堪比假前对家乡的怀念与向往。”说着,她拿出自己此行的成品,眼神锁住成型品,眉眼弯弯,嘴角笑意隐隐表露她此刻内心的欢愉。许多物质虽被摧毁至倒塌,又被重新筑造起来,建筑它的人却能得到又一次的愉快和欢乐。虽难以拥抱和重温之前的感动,但重筑乡形不也是以后记忆中之前的感动?

重筑坭兴陶

  “可能真的要离开之后才有感觉,小时候就觉得一切都很自然,没有那么多想法。回来后能见到想见的人,真的很好。我本身还是一个比较恋故土的人吧。以后想尽可能的离家近,所以有回南方读研的打算。”唐安政说道。故乡存在于记忆深处,想再切身体会感受故乡的原滋原味或许不再可能。但重筑乡形,建设家乡既是对自己乡影的进一步完善,也是为故乡成为下一辈人的美好精神家园做出的一点努力。

  我们大抵都不愿在老年还乡时看着一群似曾相识却面目全非的旧人和旧事哭泣,大抵也不愿意看着熟悉的街道楼房已成为残垣败瓦而再感慨万千,不妨试着在自己的寻乡之行中,探寻游走在流转人群中的那抹残影情深,祭奠记忆深处的乡情,筑那乡形,让人群中你我隐隐的愿望得以舒展。

  迷茫又着急的我们,在疲于前进的时候,在心比天高的时候,在总是很快停在离出发点不远的时候,不妨试试停一下,回忆故乡的味道模样,做一次乡梦,筑那乡形。这一场关于故乡的探索,或许不能立马给你前进的方向,又或许不能给你较大的缓冲力量,又或许不能给你的野心匹配相当的实力,但总归是在浮躁时候得了份宁静,笃实心境,成为在漫漫长路前进之中的一股隐形力量。

  时光匆匆如流水,但愿都有乡情以回首。

记者:林欣蕊 2018级食品科学与工程类本科生  图:林欣蕊 部分来源于受访者

分享到:
编辑:林欣蕊    责任编辑:林欣蕊

上一篇:【图片专题】彩云之南[ 02-27 ]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国海洋大学召开2018年度二级党组织…
  • 青岛市外办副主任冯斌一行到中国海洋…
  • 中国海洋大学师生对全国两会胜利召开…
  • 中国海大学子勇夺第29届大冬会中国代…
  • 央媒报道中国海大科研团队在黄海冷水…
  • 中国海洋大学学子入选全国首批高校“…
  • 中国海洋大学海雾数值研究团队揭示黄…
  • 中国海洋大学官方微博获评“2018年度…
  • 中国海洋大学7位教师入选泰山学者建…
  • Science刊发中国海洋大学物理海洋教…
  •      
      图片新闻
  • 中国海大学子入选大学生国家队击剑代表队
  • 中国海洋大学第六届教职工摄影作品展举行
  • 中国海大学子入选大学生国家队击剑代…
  • 中国海洋大学第六届教职工摄影作品展…
  • 第十一届研究生党员骨干训练营暨第一…
  • 中国海大支教团西藏服务队项目入选全…
  • 中国海洋大学赴蒙阴县开展农业电商帮…
  • “中国海洋大学-海军潜艇学院”校际…
  • 中国海洋大学Dmore啦啦队在中国校园…
  • 中国海洋大学首个辅导员工作室成立
  •   海大印象
    版权所有©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中心[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