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新 闻海大要闻 图片新闻 校园纵横
视 频新闻综述 校园广角 青春飞扬
图 片菁菁校园 精彩瞬间 岁月留痕
音 频广播在线 关注海洋 心情点歌
 
 
学 生院系聚焦 记者观察 海大讲坛
综 合微博平台 生活导航 通知公告
 
      

 
在低音的世界里执着前行
作者:黄薇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5日 点击数:
   

  低音提琴的世界,安静又冷清。

  不似小提琴那般优雅高贵,也不像钢琴那样自由浪漫,低音提琴与人等高的笨拙身躯,便让人望而生畏。它低沉的乐声,无法满足少年少女浪漫的期待。即使在交响乐队中,它也只是隐匿在角落里,配合着乐队的节奏,很少有机会能独自在观众面前大放华彩,毕竟,低音乐器在乐队中的作用,首先是保证音乐整体节奏的需要,其次才是表现低音的华彩。低音提琴的低调,让它的世界安静而冷清。

  低音提琴高约180-220厘米,下端有一支柱,形似大提琴。现如今人们对低音提琴仍然不甚理解,见到它的第一面都会说“哇,大提琴”,说到“BASS”大家也会想到帅气的电贝司,世界不了解低音提琴,而它的乐手能做的,只有以一颗执着的心,在这个安静的世界里执着前行。

  专注于演奏

与君初相识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说起与低音提琴的缘分,于政瞳(2016级音乐表演)至今仍是感慨良多,当时因为成绩不理想,初三毕业后于政瞳就便萌生学艺术的想法。最开始的时候于政瞳对音乐领域也不太了解,懵懂中接受家人的建议选择了古筝,“当时古筝都已经学了一个星期,但是正准备买古筝那天我姥姥住院了。医院的护士是熟人,听说我准备学乐器后就推荐我去学低音提琴。”说到这里,于政瞳感叹于缘分的奇妙,她当时对民乐不太了解也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因为是熟人介绍的,就想着先去看看再做打算。那时她也没想到她会对低音提琴一见钟情。

  而中国海洋大学艺术系低音提琴专业讲师庄妍的情况则和于政瞳有所不同“我是因为先喜欢上低音提琴再去学习它的。”庄妍说道。“我从小到大学习过很多乐器,钢琴,萨克斯等等,也算是精通多种乐器,但是中学的时候有一次我路过音乐教室听到低音提琴的乐音时,便被它温和厚重的声音感动到了,那一刻,我想,我要学习这种乐器。”在低音提琴感人乐音的促使下,庄妍推开了那间音乐教室的门,对面露诧异的老师说我想学这个乐器。没有与家里人商量过,她便为自己找了位老师。现在回想那时,庄妍仍是感谢自己年少时的果断,让自己没有错过此生挚爱。

  或许世间的一切都是注定了的缘分,早一天晚一天,于政瞳或许就错过了与低音提琴的惊鸿一瞥,早一刻晚一刻,庄妍或许就错过了低音提琴那让人感动的音符。所有的偶然碰撞在一起,便成了必然的相遇。明明是初见,却好像故人一般,他们与低音提琴的缘分,早在一开始便已经注定。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为伊消得人憔悴

  低音提琴的世界,艰难而苦涩。

  冷门并不意味着不重要,低音乐器是乐队中音响的支柱,是节奏的基础。低音提琴用于独奏略显单调,但一加入合奏中,则使整个合奏发出充实的音响与立体的效果,是管弦乐、室内乐、爵士乐等所有合奏种类的基础。

  “一开始练琴的时候真的很烦,天天跟锯木头一样。”于政瞳至今仍记得当初练琴的心情。练琴本就是一件枯燥的事,而低音提琴的声音又极其低沉,相比于其他乐器就更显得乏味。“每天都得练琴,每天都只有练琴,还有家长在旁边与其说是督促不如说是逼迫地让你练琴。”艺术生的道路并不比其他学生轻松多少,在普通学生熬夜刷题的时候,他们也在日复一日的练习着,相同的曲子他们会练上好几个月甚至几年,再动听的曲子到最后也变得枯燥乏味起来。谁知道呢,个中滋味,也只有他们自己品尝。“从开始学低音提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练琴,过年的时候没有,甚至连高考后也没有。”

潜心于训练的每一天

  而作为大师姐的杜伟(2013级音乐表演)却有着不同的感受。“拉琴是一个良心活,我用心对它,它就会用心对我。” 拉琴更是一个长久磨练的过程,需要日积月累的积累,需要对细节的钻研。只有练好了基本功,在台上才能大放光彩,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因为喜欢低音提琴,所以想要在这条路上走的更好,走的更远,所以就要更努力,只要想到这里,便有了十足的动力去面对那些枯燥乏味的练习。

  “基础性的练习都是枯燥的,这是无法避免的。”庄妍说道。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需要日复一日不间断的练习,然后才能变得更优秀。而所有的付出都是有回报的,坚持不懈的练习后是拉出优美乐曲的满足感,是在交响乐团中与大家合力表演一场完美演出的自豪。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白首不相离

  既然选择了低音提琴这条路,便只顾风雨兼程。

  “其实说实话,我当初学习低音提琴,目的简单明了,就是要考大学。”2015级音乐表演的刘焕愚毫不避讳地说道。低音提琴确是冷门,但它又是交响乐队和民乐乐队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乐器。重要又稀少,这就使得低音提琴在高考中占了很大的优势。“我当时学了半学期的低音提琴就考上了中国海大。”

  “但是让我坚持到现在的,确实是因为我对低音提琴的喜爱。”当初练琴确实辛苦乏味,为了上大学而练琴,便更觉得无聊了。但是现在,不用逼迫,一到闲暇时间,刘焕愚就主动往琴房跑,就像去赴爱人的约,满心欢喜,满心期待。乐器就像乐手的爱人一样,每一次练习都是甜蜜的约会,每一次演出就像高调地秀恩爱。

  “最开始练琴的时候妈妈帮我录下来,学了三四个月后,有录像比较着,发现进步还是蛮大的。每次看到自己的进步,所有的疲惫与烦躁都一扫而空。”最开始的练琴时光是枯燥乏味的,但是于政瞳坚持了下来。后来琴拉的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喜欢拉琴。经人介绍,于政瞳进了当地的一个少年宫弦乐团,每个周五,家人开车带着她和琴去少年宫排练。从家到少年宫的距离和鱼山到崂山的距离差不多,即使路途遥远,但每个周五都是于政瞳最快乐的时光。那时少年宫只有她一个低音提琴,每次演出都比较亮眼。进了乐团之后,练的曲子多了,也可以和其他人配合演出,便不再像以前一个人拉琴那样无聊。“那时候每天都在期待周五的乐团排练。”谈到这段快乐的时光,于政瞳眼睛满满的欢喜,“看来,低音提琴比较冷门也不见得总是件坏事嘛。”

  “我还是希望继续走下去的。”

  “我初三开始学习低音提琴,到现在已经七年了。”

  “我喜欢低音提琴,我会继续执教,尽我所学去教育那些同样热爱低音提琴的孩子们。”

  谈及未来,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蓝图,而每个人所规划的未来里,都有低音提琴。低音提琴陪伴于政瞳度过高中的苦难,帮助她来到梦想的大学,它对她的意义,已不再是上大学的工具,也不仅仅是一种喜爱的乐器。对音乐家来说,他们的乐器是他们的半身,当他们与命定的乐器相遇,他们的灵魂才得以完整。

  杜伟的整个青春,都有低音提琴的相伴。今年大四的杜伟已经开始在海大的交响乐团任教了,她现在的身份既是学生,也是老师。老师和学生,息息相关却又截然不同,身份的突然转变让杜伟感到不适,当了十六年的学生,突然兼顾老师的身份,便突然慌张了起来。但是幸好,有低音提琴的陪伴,不论老师还是学生,说到底,都是一群热爱音乐的人,都是一群和低音提琴谈恋爱的人。即使身份一朝转变,但因为有低音提琴的相伴,便不觉彷徨失措。

  低音提琴有种神奇的力量,每次拉琴的时候,心就会静下来。当杜伟在练左手每一个音的音准和右手每一个音的运弓时,她的心情是很踏实的。“它就像是我生命当中的一部分,我的喜怒哀乐完全靠它替我表达出来。”从第一次拿起琴弓拉出第一个音到现在,低音提琴已经变成了杜伟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我爱它,白首不离。”

低音提琴与它的乐手

  前方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还有那么久的时间要度过,还有那么广阔的未来无可预知。低音提器与它的乐手,如同共生一株的并蒂花,待到并蒂花开,人们便会惊叹于他们的美丽芳华。

记者:黄薇 2016级食品科学与工程本科生  图:黄薇 部分来源于受访者

分享到:
编辑:黄薇    责任编辑:张芸芊
 
 
  • 中国海洋大学第71期学生干部培训班开班
  • 2017年教育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视频…
  • 海大出版社《中国海洋符号》获2017年…
  • 海大召开海洋科教创新园区(黄岛校区…
  • 山东省海洋环境地质工程重点实验室20…
  • 教育部高校海洋科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
  • 云南省政府党组成员高树勋一行来中国…
  • 东英吉利大学与中国海洋大学合作研究…
  • 山东省海洋食品示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 2016年度中国十大海洋科技进展揭晓 …
  •      
      图片新闻
  • 中国海洋大学崂山校区校园小公交投入运行
  • 中国海大拳击队员李倩获保加利亚世界拳击大赛75公斤级金牌
  • 中国海洋大学崂山校区校园小公交投入…
  • 中国海大拳击队员李倩获保加利亚世界…
  • 中国海大拳击健儿李倩勇夺2017年世界…
  • 中国海洋大学领导走访慰问离退休老同志
  • 中国海洋大学研究生素养提升计划总结…
  • 中国海洋大学2018年“研究生优秀生源…
  • 中国海洋大学7名师生参加我国第33次…
  • 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走访看…
  •   海大印象
    版权所有©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中心[管理入口]